三分排列3-社会新闻网
点击关闭

农民阅读-我想这离不开书屋培养了她爱看书的好习惯

  • 时间:

2019年女排世界杯

高墩營村農家書屋建立於2006年,是我國首批15家試點農家書屋之一。景正紅從那時起一直擔任管理員。她清楚地記得,書屋剛建的時候,不但書很少,只有幾百冊,就連桌椅都是從村小學淘汰下來的課桌椅。隨着歷年不斷補充更新,以及社會各界的捐獻,今天的書屋擁有1.5萬冊各類圖書。書屋裡不但安裝了暖氣,還開設了電子書下載閱讀服務。

景正紅保存着厚厚一摞借閱登記簿,記錄了自2006年書屋正式運行到今天的所有圖書外借情況,她翻開登記簿,指着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說:「這些考上大學的孩子我都記得,他們經常來書屋看書借書。」

在王歡的書架上,「四大名著」被精心包上了書皮,在《三國演義》里夾着一枚書籤,上面是王歡用鉛筆寫的「只因有夢……」。

在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馬跑泉鎮什字坪村,一位名叫葉鑫儀的小學生每周五放學后都會到農家書屋看書寫作業。愛看書的葉鑫儀很懂事,知道身為農民的爸爸媽媽收入有限,在書店裡看到喜愛的書,輕易不敢開口要。但自從村裡有了農家書屋,葉鑫儀就再也不糾結了。她說:「農家書屋,是我夢想開始的地方。」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14日 05 版)

在沒有農家書屋之前,高墩營村每年考上大學的孩子不過三四個,但自從村裡有了農家書屋,村裡孩子考上大學的人數就一直穩步攀升,近年來每年都在10個以上。

甘肅省是我國最早開展農家書屋建設的省份,目前16860家農家書屋的圖書保有量達到3000多萬冊,平均每個書屋有1700多冊,農民群眾人均2.09冊,全省農家書屋平均年借閱量在120冊次左右,年總借閱量超過200萬冊次。(記者 張 賀)

全國究竟有多少像王歡一樣的孩子因農家書屋而實現夢想,我們無從得知。但農家書屋實實在在解決了農村基層缺少圖書報刊的問題,培養了農村兒童的閱讀習慣,而這一習慣很可能將伴隨他們一輩子。

農家書屋管理員景正紅也在分享這種喜悅。近來她不斷收到報喜的短訊,發來短訊的不是考上大學的孩子,就是孩子的家長。「這些孩子當年都是經常來我這兒看書的,凡是愛看書的孩子,都考上了大學。」景正紅自豪地說。

這個夏天,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的高墩營村過得喜氣洋洋,村裡今年有15個孩子考上了大學,這是繼去年村裡出了13名大學生之後,又一個「豐收年」。對這個以蔬菜種植而遠近聞名的村莊來說,家裡出個大學生是遠比蔬菜賣出好價錢更值得慶祝的事。

從2005年第一個農家書屋在甘肅省建成至今,我國已有近60萬家農家書屋,累計配送圖書11.6億冊,農民人均圖書擁有量從0.1冊增長到1.13 冊,增長了10倍多。

「農家書屋建設和經濟工作不太一樣,不太容易計算投入產出比,我們不能要求今天建成一家農家書屋,明天農民的閱讀習慣就改善了。對於文化建設,應該放到一個長時段里去評價它。」甘肅省委宣傳部農家書屋辦公室主任劉曉文認為,農家書屋對於改善甘肅農民的閱讀條件,特別是培養農村兒童的閱讀習慣,縮小城鄉之間的閱讀差距,發揮了重要作用。

村民王軍亮的女兒王歡的名字頻繁出現在登記簿上,其中2008年8月11日,王歡借了一本《西遊記》,那一年她8歲。2019年9月4日,記者來到王歡家時,她已經到甘肅省中醫藥大學報到去了,父親王軍亮接待了我們。他充滿喜悅地說,女兒是家裡第一個大學生,自己祖祖輩輩都是農民。「王歡小學的時候,成績不太好,但挺喜歡看書,2006年村裡有了農家書屋,她就經常去。我連小學都沒畢業,沒文化,除了種地幹不了別的工作,也輔導不了王歡,但她愛看書,成績從小學到中學越來越好。她今天能考上大學,我想這離不開書屋培養了她愛看書的好習慣。」

今日关键词:热刺4-0水晶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