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世文化刚刚与中国知名的IP衍生品品牌52TOYS达成合作-社会新闻网
点击关闭

产品衍生-次世文化刚刚与中国知名的IP衍生品品牌52TOYS达成合作

  • 时间:

博古特数钱手势

「當下市場年輕人對於這類產品的需求在迅速增長。人們對電影、動漫等文娛產業的消費越來越高,花錢買玩具的人也越來越多,而中國的年輕人體量非常大。」

END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而冷巴action和韜斯曼的運作邏輯不太一樣。次世文化相較於冷巴action,更像是「服務方」,更多停留在執行的過程,而韜斯曼項目是與黃子韜工作室共同投資、聯合孵化的,在韜斯曼這一虛擬形象中,融入了次世文化的更多想法和心血。

之所以一開始就選擇明星的虛擬形象來運作,陳燕認為,「直接用明星形象做衍生產品,這事兒難度係數太高,不管是跟經紀公司、還是產品公司,你都會覺得在這個中間缺少一個環節,這個環節我覺得恰恰就是內容。」

陳威認為,「國內90后的年輕人是真正在這類衍生品上有消費習慣的第一代,之後該行業發展的空間非常大。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人口紅利加上很多互聯網手段的助推,國內IP衍生品形成成熟市場的速度會遠快於美國和日本。」

已經上市的分享時代,是國內一家已經上市的專註于明星虛擬形象開發公司,以IP運營為核心,整合泛娛樂產業價值鏈。陳燕認為次世文化的路徑和邏輯與之不同,次世文化的核心競爭力是「內容」。無論是對虛擬形象的運營,還是在跨次元原創網劇《戲隱江湖》中,跨次元維度的雜糅和強烈的視覺風格,都是次世文化的核心競爭力。

全球性巨大的市場體量,帶給52TOYS更多出海信心。去年,在參加SDCC(聖地亞哥國際動漫展)等全球性的行業展覽,以及產品的海外渠道輸出成績來看,陳威表示52TOYS的產品在日本、美國等擁有成熟工業化產業鏈條的國家也很受歡迎,

多年衍生品行業的從業經驗,讓52TOYS已經擁有對產品的質量管控能力和成熟的銷售體系。在與IP方談授權、規劃產品定位及用戶畫像、渠道建立、創意、量產等做衍生品的重要環節中,創意尤為重要。

不久前,次世文化剛剛與中國知名的IP衍生品品牌52TOYS達成合作,特別定製了招財宇航員系列限定產品——「韜斯曼限定招財宇航員」。

這便是次世文化的業務職責所在。

在創業的頭兩年是最困難的,陳燕及團隊的探索任務艱巨——市場普及。

海外市場是52TOYS今年會拓展的市場。「我們具備一定的國際競爭能力,所以除了會繼續深挖中國的潛在市場以外,還會把產品推向海外市場。」

而在科技層面上,52TOYS的產品已經和一些做AR的公司開始探討並嘗試着實施推進。「用戶購買一款實物產品,通過AR技術能夠在手機上呈現出另外一種形態,甚至能實現互動。」這樣的形式或許會成為衍生品行業未來的有趣方向。

不過在這個新興產業里,有待填補的空白還有很多。

此前,次世文化承製了迪麗熱巴的虛擬形象——冷巴action,去年,冷巴action漫畫一經上線,僅用4小時登錄微博熱搜、明星話題榜的首位,條漫上線3天,人氣突破 3000萬。

90、00后成長於中國互聯網崛起的年代,生活中充斥着網生內容和二次元文化。根據統計局的數據:出生在1980-2009年之間的人口數量為5.5億人,佔比幾乎達到一半。在ACGN已經成為主流文化的當下,消費升級和人口紅利日趨明顯,而90后及00后正在成為衍生品消費主力軍。

而在這個與文化深度結合的行業,從業者們仍在找尋更有趣「重塑維度」的方式,去跟年輕消費者們產生更多互動。

52TOYS產品陳威一直提倡夯實基礎,將基本功做紮實最要緊,而現階段,他坦言在目前的基礎上,52TOYS還將有更大的投入,包括在今年開始涉獵更多科技產品,「產品方面,會產出更多更有意思的產品。渠道方面,會進行更成熟的線上和線下的並重的渠道拓展。」

「浩瀚」的藍海市場中,自然也存在一些「玩票」性質的同類公司,但「非常系統化來做這件事的企業還是是屈指可數,大家側重點不太一樣。」

2019年初,52TOYS再拿到3000萬A+輪融資,作為國內最大的實體衍生品公司,52TOYS合作的IP衍生品幾乎覆蓋了ACG全行業,從《吾皇萬睡》、《長草顏糰子》、《羅小黑》,到《異形》、《王者榮耀》、《復讎者聯盟》,再到《櫻桃小丸子》、《蠟筆小新》等經典形象。

「我們中和了現在市面上的多種內容和渠道,開拓了一個全新的領域。」

從經營明星形象到運營明星的「虛擬形象」,陳燕表示,「現在更好玩了」。

放眼望去,真正專業的「衍生品企業」在國內並不多,一些偏向于做IP、另一些側重做產品,大家各有特色卻不盡相同。而國外產品也在不斷入局國內市場,中國用戶對國外知名公司的品牌也更為認可,要想在這樣的市場中爭得一席之地,必須要有優秀創意的產品。

《黑鏡》第五季第三集《瑞秋,傑克和艾什莉的替身》中,編劇用誇張的手法呈現了受困於偶像光環中的女明星艾什莉、和被「封鎖」進衍生品內的「艾什莉的替身」的故事,也讓觀眾們記住了這個有着極端科技的「明星衍生品」。

二者的合作,讓原本需要5-7個月的產品生產周期縮短為4個月,也讓零售價88元的5000個限定款產品,在52TOYS旗下的衍生品社交電商平台「蛋趣」短短兩天內就迅速售罄。

衍生品行業「組合拳」,創意and so on「做衍生品行業就像打拳擊。直拳、擺拳、鉤拳、下潛閃身、格擋,哪一樣不會,都贏不了這場比賽。」

2018年年初,融資熱潮席捲了實體衍生品行業,包括52TOYS、Hobbymax、御座文化和艾漫旗下的潮玩星球在內,先後有四家衍生品公司宣布完成千萬級別的融資,52TOYS更是直接拿到億元融資。

韜斯曼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撕漫」,而他的官方頭銜是「ZTAO'S MAN」。

次世文化正在「盤活」藝人最核心的資源,包括在宣傳資源、商務資源,熱度流量的背景板上,開闢出一個新的維度。

例如,藝人本身很難與二次元領域的企業建立合作形態,而因為跨資源內容的介入,一切開始充滿可能性。

韜斯曼是黃子韜的虛擬形象,也是在國內少有的、以藝人運作模式獨立運營的虛擬人物。而招財宇航員系列,則是國內最大衍生品公司52TOYS旗下暢銷的平台級產品。

52TOYS創始人陳威認為這樣的成績「挺符合預期」。不管是影視IP還是動漫IP,上市很快就賣斷貨是很常見的。

從冷巴action到韜斯曼,

明星虛擬形象的「業務能力」

「風格化可能是在我們所謂的內容核心競爭力裏面一個非常明顯的部分,你很難在次世的項目中看到很跟風的東西,我們不走純日漫風、很迪士尼的東西。」

韜斯曼不僅擁有自己的原創漫畫《韜斯曼炸不炸》、韜斯曼限定招財宇航員等一系列衍生品之外,還在上個月黃子韜的上海演唱會上與黃子韜同框表演,結束后還跳起了《你也會像我一樣》的魔性舞蹈,作為結束小彩蛋,深得粉絲們的喜愛。

「這是一個需要創意的市場,需要創業者懂娛樂市場、懂營銷懂商業化、懂內容懂科技,需要綜合性很強的能力。」陳燕表示,深耕十余年衍生品行業的52TOYS創始人陳威也同樣認為。

今年,次世文化將在在科技領域再提升一下自己的競爭力,今年會讓大家看到一些科技端新玩法,不斷把內容端的核心競爭力越放越大,構建起壁壘。

「你要有別緻、新穎但又能夠被大眾所接受的創意思路。」

陳威認為,做產品和打拳一樣,二者都是一場對綜合能力的嚴苛考驗。

(詳細報道請參見娛樂獨角獸此前專訪文章:《專訪52TOYS:從無人問津到「根正苗紅」,IP衍生行業的「破與立」》)

創始人陳燕是娛樂圈的資深從業者,多年藝人統籌和品牌營銷的經驗,帶給他對形象運營的敏銳嗅覺。他稱自己是一個「偏整合型的人」,公司的小夥伴也大多來自廣告公司、設計公司,團隊基因中的綜合能力更強。

「這個行業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實還是創意。」陳威認為技術問題都是能夠解決的,有好創意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好的創意,接下來的開發、生產、成本控制、質量控制、宣傳推廣傳播以及到市場渠道的銷售才能有條不紊。

「我們已經在考慮做這類科技產品,不過肯定會控制在合法範圍內。」在接受娛樂獨角獸專訪時,次世文化創始人陳燕笑稱。

儘管行業前景一片藍海,但想要經營好明星虛擬形象,對於創業者的要求也非常嚴格,

創建次世文化、運營明星虛擬形象,源於中國二次元的巨大市場,和與之尚不對等的、缺乏良好審美的衍生產品,「次世文化創建以來,我們在跨資源的部分算是打下了比較好的基礎,也做了很好的市場普及。」

跨資源的介入,新維度的誕生

其背後罕現於幕前的次世文化,是一家具有泛娛樂屬性的跨次元文化內容工作室,業務範圍涉及了一個挺酷的領域:明星虛擬形象資產管理中心。

今日关键词:爱国留学生唱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