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d彩走势-社会新闻网
点击关闭

生产研发-博瑞医药从事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业务

  • 时间:

霍建华父女出游

去年安全生產警報兩響 一宗案發源於舉報

根據泰興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於2018年2月11日出具的《安全生產行政執法文書行政處罰決定書》(泰安監罰[2018]9號),2018年1月23日,泰興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的執法人員在檢查博瑞醫藥子公司博瑞泰興時,發現博瑞泰興202提取車間3台可燃氣體報警探測器未按規定維護保養,自1月19日至25日一直處於故障狀態,不能正常運轉。經集體討論,決定對博瑞泰興作出人民幣3.875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博瑞泰興已繳納罰款,並對可燃氣體報警探測器按規定進行維護保養。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的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6341.94萬元、8619.9萬元和1.03億元。博瑞醫藥在招股書中提示,由於公司主要產品的生命周期較長且業務處於快速發展階段,導致存貨金額較高,存在存貨不能及時變現的風險,同時,如果公司產品下游製劑出現替代品種或臨床應用出現重大變化,將可能導致公司存在跌價的風險。

8月2日公布的最新一輪問詢中,上交所再度要求公司說明是否所有對賭協議或對賭條款已經徹底清理,發行人所有曾簽署的對賭協議的對賭各方是否存在糾紛或潛在糾紛,以及對賭協議相關事項對此次發行上市的影響。

實控人之一擁有美國永居權 5輪融資后股東背景多樣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營業收入分別為2.01億元、3.17億元、4.1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706.10萬元、4587.64萬元、7624.37萬元。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973.30萬元、3576.71萬元、6398.82萬元。

博瑞醫藥委託研發費用佔比逐年攀升。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3月,博瑞醫藥委託研發費用分別為292.75萬元、1192.95萬元、2503.61萬元、789.24萬元,占當期研發費用總額的比例分別為5.46%、14.76%、26.05%、31.06%。

具體來看,2018年,博瑞醫藥于原材料、在產品及庫存商品三方面的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1691.91萬元、5531.19萬元及3109.73萬元,所佔整體存貨賬麵價值比例分別為16.37%、53.53%及30.1%。

據招股書顯示,博瑞醫藥報告期內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合計分別為0.79億元、0.87億元和1.42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10.13%和63.22%。

「原料葯存貨一年之內沒有太大問題,主要是每年的庫存能否消耗掉,原料葯不同於製劑,原料葯是大宗、批次性的銷售,比如有些企業一次訂單就幾噸,如果存貨沒有超過營收的三分之一就比較正常。」史立臣分析。

博瑞醫藥研發人員學歷結構在上交所對博瑞醫藥的第三輪問詢中,博瑞醫藥的研發費用、對於研發人員的認定、委託研發問題成為上交所的關注點。

盈利模式方面,博瑞醫藥向下遊客戶直接銷售醫藥中間體和原料葯或進行技術轉讓,還可以與下遊客戶合作開發製劑產品並獲得銷售分成。

面臨行業洗牌風險據時代周報,作為仿製葯企業的原料葯供應商,博瑞醫藥近年隨着仿製藥行業的繁榮而取得不錯的業績,但其商業模式對仿製藥行業頗為依賴,公司也在向「仿創結合」的業務結構轉型。

博瑞醫藥表示,公司研發人員的認定標準符合研發人員的職能定義,不存在研發人員認定不謹慎的情形,研發相關信息披露準確。不存在將未從事研發工作的員工認定為研發人員的情形。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自始未同時計入研發費用,亦不存在多計研發費用的情形。

博瑞醫藥股東隆門投資(持有博瑞醫藥本次發行前0.94%的股份)的有限合伙人寧波梅山保稅港區熙辰宇銘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兩個上層出資人民信資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泛海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與本次公開發行的保薦機構民生證券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

博瑞醫藥回復稱,公司研發人員的認定標準符合研發人員的職能定義,不存在研發人員認定不謹慎的情形,研發相關信息披露準確。不存在將未從事研發工作的員工認定為研發人員的情形。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自始未同時計入研發費用,亦不存在多計研發費用的情形。

「按照行業的邏輯,小的藥廠不斷死亡,大藥廠活下來。由於大廠市場佔有量高,它們在行業中的議價能力就會越來越高,對上游的原料葯供應商可以壓低成本。」林瀟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被問及新項目產能為何比目前總產能還高,博瑞醫藥回應時代周報記者稱,公司掌握所開發藥品的核心技術,下游製劑客戶在其研發及報批階段即使用公司的中間體或原料葯,在其後期商業化生產階段具有極高的採購黏性,募投項目產能的提升幅度與公司現有產能規模及對未來發展預期總體相符。

上交所在第三輪迴復中要求博瑞醫藥:(1)說明上述未從事研發工作的員工認定為研發人員的原因;(2)說明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同時計入研發費用的原因,是否存在多計研發費用的情形;(3)說明是否存在研發人員認定不謹慎的情形,研發相關信息披露是否準確。請保薦機構、申報會計師核查並發表意見。

但由於下遊客戶集中為仿製葯企業,博瑞醫藥在招股書中提示了售價變動的風險,「仿製葯具有固有的生命周期,存在被療效更佳的新葯替代的可能性,且在生命周期內隨着競爭者的增加價格通常呈下降趨勢」。

研發投入佔比遠超同行 委託研發費佔比逐年攀升 上交所質疑研發人員認定

中國經濟網編者按:博瑞生物醫藥(蘇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瑞醫藥」)科創板上市申請已歷經三輪審核問詢。博瑞醫藥從事醫藥中間體、原料葯和製劑產品的研發和生產業務 。博瑞醫藥擬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4100萬股,擬募集資金3.6億元,用於「泰興原料葯和製劑生產基地(一期)」。

根據博瑞醫藥對上交所第二輪問詢函的回復,博瑞醫藥少數研發人員兼任公司管理層職務、少數研發人員任職于戰略發展部、少數研發人員任職于生產工藝部或合成事業部,上述研發人員的工資分別計入管理費用、銷售費用、生產成本及製造費用。計入研發費用的研發人員工資包含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

天眼查顯示,自成立之日,博瑞醫藥已經完成5輪融資。2001年10月,博瑞醫藥完成由上海建信資本投資的天使輪融資;2011年3月,完成Pre-A輪融資,由元禾控股、國發創投、禮來亞洲基金投資;2014年8月,完成元生創投、國投創新投資的A輪融資;2015年9月,完成融達小額貸款和三江資本投資的戰略融資;2019年1月,博瑞醫藥宣布完成5.5億元人民幣的Pre-IPO輪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弘暉資本共同領投,廣發乾和參与投資。

對於博瑞醫藥的委託研發,在第三輪問詢函中,上交所要求其進一步說明:(1)關於委託研發的主要協議約定情況,包括但不限於各方權利義務分配和費用承擔、相關研究成果的權利歸屬情況等;(2)發行人核心技術對委託研發是否存在依賴,發行人持續經營能力是否依賴於委託研發或相關單位;委託研發事項是否存在糾紛或潛在糾紛。

博瑞醫藥擬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4100萬股,擬募集資金3.6億元,用於「泰興原料葯和製劑生產基地(一期)」。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研發費用分別為5357.65萬元、8081.16萬元、9611.50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6.66%、25.51%、23.37%,同行均值分別為7.68%、7.24%、7.62%。

2016―2018年,博瑞醫藥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0億元、3.2億元、4.1億元,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高達42.92%的複合增長率。同時,公司的凈利潤也從2016年的1706萬元增加至2018年的7624萬元,三年內翻了兩番。另外,公司三年的毛利率均在57%以上,高於同行平均水平。

博瑞醫藥表示,公司擁有龐大且優質的客戶群體,覆蓋全球知名的仿製葯和料葯企業以及國內大型仿製葯企業。隨着公司產品數量和業務規模的不斷增長,新增客戶數量將持續增加。

去年博瑞醫藥兩次響起安全生產警報。博瑞醫藥子公司廣泰生物因危險化學品滲漏事件,未將事故隱患排查治理情況如實記錄,蘇州工業園區安全生產監管局於2018年6月12日出具《責令限期整改指令書》(蘇園科創安監責改[2018]043號),並於6月27日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蘇園安監違罰(2018)162號),對廣泰生物處以22000元罰款。值得注意的是此事案發源於有關安全生產舉報。具體情況如下:

博瑞醫藥回復稱其委託研發項目主要分為三類:關於創新葯的臨床前研究、關於仿製葯的委託研究、關於合成工藝片段開發以及美國ANDA申請等其他項目。

醫藥製造企業沖科創板 保薦機構民生證券有股東背景

博瑞醫藥表示,隨着業務規模的擴大,公司在製劑研發及註冊申報、創新葯項目、高難度仿製葯技術開發等方面持續增加研發投入,公司將需要委託專業機構進行的研發環節以及部分高難度仿製葯技術片段的開發委託外部機構進行,以更好地集中資源攻克核心技術環節,因此報告期內委託研發費佔比上升,但仍然以自主開發為主。

另外,值得注意的還有該公司的前五大產品國內的競爭對手。

袁建棟:男,1970年 1月出生,身份證號碼為11010819700120****,中國國籍,擁有美國永久居留權,博士研究生學歷,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1992年北京大學化學系本科畢業。1998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博士畢業。1998年至2001年任美國Enzo Biochem Inc.公司高級研究員。2001年至今任博瑞醫藥董事長兼總經理和藥物研究院院長。2008 年至 2015年任廣泰生物執行董事。2010 年至今任信泰製藥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博瑞泰興董事。2011年至今任重慶乾泰董事長。2014 年至今任蘇州納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2015 年至今任蘇州新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營業收入分別為2.01億元、3.17億元、4.1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706.10萬元、4587.64萬元、7624.37萬元。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973.30萬元、3576.71萬元、6398.82萬元。

對於阿尼芬凈和吡美莫司,目前國內市場尚未有阿尼芬凈製劑獲批上市;對於後者,目前國內製劑僅MEDA Pharna(美達製藥)獲批生產。

仿製葯領域,公司掌握了恩替卡韋、卡泊芬凈、米卡芬凈等四十多種高端化學藥物的生產核心技術,下游企業分佈在四十多個國家,其中不乏國際知名的仿製葯和原料葯巨頭,包括以色列梯瓦製藥、美國邁蘭、日本明治、韓國Penmix、荷蘭帝斯曼和印度盧平。國內的合作方則包括恆瑞醫藥、正大天晴、華東醫藥(000963)、揚子江葯業等知名葯企。

博瑞醫藥招股書表示,最近一輪融資投后估值為人民幣32.5億元。

博瑞醫藥擬科創板上市,選擇的具體上市標準為:預計市值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於人民幣1億元。

博瑞醫藥本次募資3.59億元主要用於建設泰興原料葯和製劑生產基地(一期)項目,將會生產11種產品的原料葯,年產量為3450kg,其中,單是奧司他韋原料葯一項產品的產量就達到2000kg。奧司他韋的專利持有人是羅氏製藥,在中國大陸的商品名叫「達菲」,被稱為抗流感神葯。

上交所在第三輪迴復中要求博瑞醫藥:(1)說明上述未從事研發工作的員工認定為研發人員的原因;(2)說明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同時計入研發費用的原因,是否存在多計研發費用的情形;(3)說明是否存在研發人員認定不謹慎的情形,研發相關信息披露是否準確。請保薦機構、申報會計師核查並發表意見。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博瑞醫藥共有研發人員207人,其中碩士及以上學歷有54人,佔比26.09%;本科學歷人數123人,佔比59.42%;大專及以下學歷30人,佔比14.49%。

博瑞醫藥控股股東為袁建棟。袁建棟和鍾偉芳合計控制博瑞醫藥50.94%的表決權,為博瑞醫藥實際控制人。鍾偉芳與袁建棟為母子關係。袁建棟簡歷顯示其為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擔任博瑞醫藥董事長兼總經理和藥物研究院院長,擁有美國永久居留權。袁建棟和鍾偉芳簡歷如下:

根據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行業分類》(GB/T4754-2017)以及證監會2012年10月26日頒佈的《上市公司行業分類指引》(2012年修訂),博瑞醫藥所屬行業為醫藥製造業(代碼 C27)。

據長江商報,上交所已經三次問詢博瑞醫藥的對賭協議。

博瑞醫藥研發費用中,委託研發費用佔比逐年攀升。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3月,博瑞醫藥委託研發費用分別為292.75萬元、1192.95萬元、2503.61萬元、789.24萬元,占當期研發費用總額的比例分別為5.46%、14.76%、26.05%、31.06%。

對於對賭觸發情況,博瑞醫藥表示,上述對賭條款約定的利潤承諾及補償事宜雖已觸發,但先進製造、國投創新、健康-號、健康二號、南京道興均未就利潤承諾及補償事宜向發行人及袁建棟、鍾偉芳、博瑞創投提出任何申請或主張,且不存在發行人及袁建棟、鍾偉芳、博瑞創投按照對賭條款約定履行補償義務的情形。協議各方就上述利潤承諾及補償條款的履行事宜,未產生任何糾紛。

博瑞醫藥回復稱,公司對研發人員的認定標準為:(1)公司及其子公司研發部門的人員;(2)在公司及子公司其他部門從事研發工作的相關人員,比如任職于生產工藝部或合成事業部從事工藝改進、合成工藝放大等研發工作的相關人員等。

其中對於庫存產品過高的問題,博瑞醫藥方面解釋,公司產品種類較多,涉及40多個品種,按照每個品種平均計算,公司的庫存商品餘額較低,其中卡泊芬凈、米卡芬凈等主要產品處於公不應求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但為了平衡供貨能力和生產效率,部分產品也會根據預計的產品市場需求情況,進行一定的備貨生產。

博瑞醫藥存在委託研發。在第三輪問詢函中,上交所要求其進一步說明:(1)關於委託研發的主要協議約定情況,包括但不限於各方權利義務分配和費用承擔、相關研究成果的權利歸屬情況等;(2)發行人核心技術對委託研發是否存在依賴,發行人持續經營能力是否依賴於委託研發或相關單位;委託研發事項是否存在糾紛或潛在糾紛。

而且,一致性評價及帶量採購等政策的出台也會加速行業洗牌,對葯企質量和成本管控提出了更高要求。醫藥行業分析師林瀟(化名)告訴記者,帶量採購政策對於醫藥巨頭有非常大的利好,因為帶量採購要求仿製葯通過一致性評價,對仿製葯的質量不斷提高,也會帶來更高的成本,更有利於大藥廠生存,而小的藥廠會被逐漸淘汰。

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大幅增加據投資時報,招股書顯示,2016年博瑞醫藥的前五大客戶中,國內客戶為廣東泓森醫藥有限公司和福建廣生堂(300436)葯業有限公司。2017年,該公司的前五大客戶中,國內客戶變成了杭州中美華東製藥有限公司。而到了2018年,該公司的前五大客戶中,國內客戶變成了江蘇恆瑞醫藥(600276)有限公司和江蘇盛迪醫藥有限公司。

鍾偉芳:女,1950年11月出生,身份證號碼為 32050219501115****,中國國籍,無境外永久居留權,住所為江蘇省蘇州市金閶區彩香二村****,2010 年至今,任蘇州博瑞創業投資管理企業(有限合夥)執行事務合伙人。

「公司針對存貨的管理有相應的措施並有效行之,同時由於公司產品具有技術壁壘高、仿製難度大、市場相對稀缺的特性,存貨跌價風險相對較低,公司的產品從原材料到產成品的周期相對較長,另一方面,為了及時響應客戶需求,公司需要儲備一定的安全庫存,」上述證券部人士進一步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存貨周轉率屬於行業平均水平,存貨餘額的增幅與產銷規模的增長相匹配,變動趨勢和幅度合理。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研發費用分別為5357.65萬元、8081.16萬元、9611.50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6.66%、25.51%、23.37%,同行均值分別為7.68%、7.24%、7.62%。

針對相關問題,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博瑞醫藥,對方表示「目前處於上市靜默期,暫時不接受任何的採訪。」

近3年博瑞醫藥研發投入占營收的比例始終為同行之冠,遠遠超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藥石科技、華海葯業、健友股份、天宇股份、奧翔葯業、仙琚製藥。以去年研發投入占營收的比例來看,博瑞醫藥研發投入佔比達到同行均值的3倍。

民生證券是博瑞醫藥本次發行的保薦機構、聯席主承銷商,中信證券(600030)亦擔任本次發行的聯席主承銷商。

業績逐年攀升 毛利率高於同行均值

袁建棟和鍾偉芳合計控制博瑞醫藥50.94%的表決權,為博瑞醫藥實際控制人。鍾偉芳與袁建棟為母子關係。袁建棟簡歷顯示其為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擔任博瑞醫藥董事長兼總經理和藥物研究院院長,擁有美國永久居留權。

博瑞醫藥則認為,公司掌握的核心研發技術能在行業洗牌中保持優勢,而且不會失去議價能力。博瑞醫藥對時代周報記者稱:「博瑞醫藥作為一家以研發為驅動的醫藥企業,通過持續、高額的投發投入打造高壁壘的技術平台和高質量的研發體系,不斷產生具有競爭力的產品儲備。」

博瑞醫藥預計,募投項目完全達產後,每年將新增營業收入約 5.51億元,新增凈利潤約2.07億元,比目前公司全年營收和凈利潤還高。

截至博瑞醫藥招股說明書籤署日,紅杉智盛持有博瑞生物7.78%的股權。大股東為財政部的先進製造持有博瑞生物5.04%的股權。國有股東禾裕科貸持有博瑞生物1.18%股權。袁建棟所持30.77%股份和Giant Sun 所持1.85%股份性質為外資股份。

2016年-2018年,博瑞醫藥綜合毛利率分別為57.67%、58.93%、58.83%,行業平均值分別為50.34%、53.16%、50.82%。

查閱招股書發現,該公司前五大客戶中,國內客戶每年都在變化,而國外客戶卻相對穩定。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博瑞醫藥共有研發人員207人,其中碩士及以上學歷有54人,佔比26.09%;本科學歷人數123人,佔比59.42%;大專及以下學歷30人,佔比14.49%。

根據博瑞醫藥對上交所第二輪問詢函的回復,博瑞醫藥少數研發人員兼任公司管理層職務、少數研發人員任職于戰略發展部、少數研發人員任職于生產工藝部或合成事業部,上述研發人員的工資分別計入管理費用、銷售費用、生產成本及製造費用。計入研發費用的研發人員工資包含計入技術收入成本的人工。

雖然公司現金流凈額和凈資產收益在2018年有顯著增加,但其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也顯著增加。

對此,上交所要求公司以列表方式,簡明披露發行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與其他股東的對賭協議約定和執行情況。

博瑞醫藥從事醫藥中間體、原料葯和製劑產品的研發和生產業務。博瑞醫藥業務包括兩條主線:(1)仿製藥物,包括恩替卡韋、卡泊芬凈、米卡芬凈、泊沙康唑、依維莫司及磺達肝癸鈉等四十多種化學藥物。(2)創新藥物研發領域。

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博瑞醫藥前五大產品為卡泊芬凈、恩替卡韋、米卡芬凈、阿尼芬凈和吡美莫司,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6.09%、15.18%、12.76%、11.33%和7.84%。

此外,2018年2月,博瑞醫藥子公司博瑞泰興曾受到泰興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的行政處罰,處罰金額為3.875萬元,具體情況如下:

博瑞醫藥表示,公司毛利率處於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區間之內,高於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公司一直從事高技術壁壘的醫藥中間體、原料葯和製劑產品的研發和生產業務,產品技術附加值高,並且形成了醫藥中間體和原料葯產成品向下遊客戶直接銷售、技術轉讓以及與下遊客戶合作開發製劑產品並獲得銷售分成等多元化的盈利模式,其中權益分成收入貢獻的均為純毛利,因此整體毛利率水平較高。

在與投資方先進製造、國投創新對賭時,公司向投資方承諾2016、2017、2018年會計年度(「承諾期」)的公司稅後淨利潤分別不低於3000萬元、4800萬元和8000萬元。

近3年博瑞醫藥研發投入占營收的比例始終為同行之冠,遠遠超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藥石科技、華海葯業(600521)、健友股份、天宇股份、奧翔葯業、仙琚製藥(002332)。以去年研發投入占營收的比例來看,博瑞醫藥研發投入佔比達到同行均值的3倍。

2001年9月,自然人袁建棟申請設立博瑞醫藥的前身博瑞基因,註冊資本6.1萬美元,成立時企業類型為外商獨資經營。2017年2月變更為中外合資股份有限公司。

存貨連年走高據華夏時報,在博瑞醫藥提示的諸多風險中,存貨連年走高備受關注。

據悉,截至2018年底,國內市場卡泊芬凈製劑除默沙東原研葯外,其主要競爭廠商為恆瑞醫藥(600276.SH);而恩替卡韋是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和各國臨床指南推薦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抗病毒醫治的一線用藥,其主要競爭廠商為奧翔葯業(603229.SH);截至2018年底,國內米卡芬凈製劑有1家進口製劑獲得生產批文,2家國內企業獲得生產批文,其主要競爭廠商為海正葯業(600267)(600267.SH)。

根據蘇州獨墅湖科教創新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於2018年6月13日出具的《抄告單》(科創安監抄(2018)1號),2018年6月8日,蘇州獨墅湖科教創新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接蘇州市安監局轉來有關安全生產舉報,經核查,廣泰生物位於星湖街218號生物醫藥產業園B2幢7樓的工作室內1桶5L包裝的四氫呋喃於6月7日開始發生泄漏(泄漏量為2.5L左右),產生一定的異味,到6月8日下午3點左右異味已得到消除。蘇州獨墅湖科教創新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認為,此次危險化學品滲漏事件未釀成人員傷亡事故,屬於險兆事件,不屬於重大安全生產事故,但也反映出廣泰生物在安全生產管理上仍存在不足,對危險化學品的存放管理不夠嚴謹、隱患排查治理仍然存在盲區。

三問對賭協議 業績承諾連續三年未完成

不過,公司報告期內的凈利潤分別為1706萬元、4587.64萬元,7624.37萬元,連續三年並沒有達到對賭要求。

可以看到,博瑞醫藥前五大產品中,有三大產品直接面臨國內上市葯企的競爭。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對於原料葯、中間體行業,一旦未來行業競爭加劇,勢必使得公司毛利率水平下滑,將影響公司整體盈利水平。

此外,該公司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也有異動跡象。

在6月24日第一輪問詢中,上交所就詢問博瑞醫藥歷史沿革中是否存在對賭協議。而7月15日第二輪問詢中,上交所再次就對賭協議提出問詢。根據首輪問詢回復,博瑞醫藥存在多份對賭協議,目前處於中止狀態。

對此,博瑞醫藥回復稱,對賭、回購、估值調整或類似條款已全部終止,不存在發行人作為對賭條款當事人的情形,不存在對賭條款可能導致發行人控制權變化的情形,不存在對賭條款與市值挂鉤的情形,不存在嚴重影響發行人持續經營能力或者其他嚴重影響投資者權益的情形。

報告期內,博瑞醫藥實現凈資產收益率為8.06%、11.45%和15.74%,而同期其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0.3億元、0.36億元和0.64億元,2017及2018年同比增長為20%和77.78%。

今日关键词:长江无鱼之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