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翔:随着遥感卫星数据越来越丰富-社会新闻网
点击关闭

卫星发展-王宇翔:随着遥感卫星数据越来越丰富

  • 时间:

90后春节加班主力

NBD:公司為登陸科創板做了哪些準備?

NBD:遙感行業的天花板在哪?

王宇翔:遙感應用的效果主要取決於軟件的水平和數據的豐富程度,未來遙感行業如果需要提供更多的服務,也需要擁有獨特的數據語言,涉及到衛星製造、發射、運營等環節,這是需要在行業發展中考慮的問題。

王宇翔直言:「怎麼管理?我覺得恐怕(這)將來都是我們這些科創板技術專業董事長的一個短板。」

航天宏圖上市,也承擔更多對於行業普及認知的責任,不能僅僅讓遙感專業的人看懂公司,更要讓合作夥伴、投資者、股民看懂公司的業務。一定要讓外行、讓媒體聽得懂、看得懂你說什麼。不要用高深的概念嚇唬人,要用通俗的闡述讓外界了解遙感行業。

王宇翔:企業發展扎紮實實來不得半點虛假,也不能有太多的空話大話,要精確地找到一個合適的增長點,也不能為表面的「高大上」天天做賠本生意,股民也受不了。同時,要將企業的發展戰略和當下的業務增長趨勢融合起來,謹防「今天講戰略,明天就倒下」。

王宇翔:我覺得上市以後,股價可變現可交易了非常好,我們一上市,就在積極請諮詢公司給我們研究股權激勵,很快就形成了方案並通過董事會、股東大會審批 。目前建立了核心員工的股權激勵池,並完成了第一期核心員工股權激勵計劃,激勵人數達到53人。

此外,如果併購了新的企業,雙方的融合程度如何,能否進一步融入,也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面對這場創紀錄的大火,人們普遍擔憂亞馬孫森林的實時情況如何,着火點有幾處,已經燒毀了多少森林。對此,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以及美國航天局(NASA)提供答案,因為它們的遙感衛星資料正在評估亞馬孫雨林被燒毀的狀況。

NBD:上市之後,是否將會實行一些股權激勵政策?

備戰科創板不要用高深概念「嚇唬人」

期待用遙感能像用電一樣便捷跨越海洋、陸地與天空,追蹤變幻莫測的風霜雨雪,或者觀測森林大火還離大眾生活很遠。在王宇翔的暢想中,未來遙感可以離人們的日常生活更近。

一是以遙感應用為主業的企業規模小,一些公司雖然有遙感業務,但占營收比例不高;二是擁有自有軟件的遙感企業少,大多圍繞項目進行運作,項目結束,新業務也很難開展;三是走出去還不夠快,目前有一些大型企業已經率先在海外開展業務,但速度還需要加快。

NBD:行業中有哪些新的增長點?

王宇翔:隨着技術發展,衛星拍照的成本肯定會降低,下一個階段比較大的機遇就是國家遙感衛星密集發射、第3代北斗開通服務、5G技術發展、國有自主可控。

2019年8月,青翠蒼茫的「地球之肺」——亞馬遜森林發生了一場濃煙滾滾、連續燃燒的大火,引起了外界的關注。

王宇翔:在回答招股書問題的時候,需要切中要害,擺事實講道理,不能誇大其詞,不能用誤導性的陳述。科創板實行註冊制,審核的核心理念是以信息披露為核心,但對於科創企業來說,如何把公司的科創屬性真實、準確表達出來,而又有可讀性和可理解性,非常關鍵和重要,因此梳理提煉招股書也是一大挑戰。此外,不要蹭熱詞和概念。盲目將公司和一些新興概念聯繫,很容易讓審核人員模糊公司定位。

NBD:科創板的設立給予科技賽道的企業哪些新機遇?

NBD:登陸科創板後面臨哪些挑戰?

另一方面,國外軟件難以針對需求快速迭代。在研究層面,一些科研院所和測繪院也僅在研究某方面產品,遙感影像軟件僅是一個工具,缺乏軟件設計思維,難以實現產品化。

王宇翔:作為高科技企業,研發投入是不容小覷的問題。你必須要有自己強大的產品,強大的產品來自於什麼?研發投入。可以說我們國家正在邁入一個新的時代,沒有高研發投入,就很難有高利潤,尤其在高科技領域。

王宇翔:要能堅持一件事,堅持很多年,首先得來源於認識,如果認識不到重要性,很難堅持,那是被動的堅持。首先還是我們有一支專業隊伍,一定要了解遙感行業的特點、潛在用途、局限性。目前也有人提到遙感無所不能,這種觀點顯然不夠準確,遙感就是對地觀測的一種手段,不同的衛星擁有不同的功能,扮演照相機、放大鏡、顯微鏡等不同的角色,只有了解整個行業,才不會對市場形成誤導,才能促進行業良性發展。

王宇翔:隨着遙感衛星數據越來越豐富,獲取影像資料的成本降低,產業更新迭代也不斷加快。

2008年,王宇翔創立遙感應用公司航天宏圖,也曾經歷過創業期發不出工資,不得不抵押房產的窘迫時光。現在公司已經上市,但對於未來,王宇翔心中還有理想要實現。

但作為高壁壘的技術、資本密集型領域,遙感圖像處理軟件的開發也需要時間積累。航天宏圖的PIE(遙感圖像處理軟件)3.0版本2008年研發投入,2015年才問世。

我們也有了一個新的目標——帶領團隊積極制定「走出去」戰略,參与更多的國際項目投標競爭,提升中國遙感技術在全球的話語權。一方面將會圍繞「一帶一路」國家進行業務開拓,另一方面還可以去歐美髮達國家學習先進的科研技術,與相關實驗室達成合作。

王宇翔:當時我在讀研究生,中國擁有自主可控的衛星監測災害情況,但缺少符合中國人使用習慣的衛星遙感軟件,在學校看到的遙感影像只是一張相框里的圖片。遙感影像的軟件和資料大多源於國外,一平方公里的影像資料大概160元,非常昂貴。

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想過停止研發

王宇翔:目前國內有測繪資質的企業約有兩萬家,其中和遙感相關的估計有近萬家,但行業也存在一些問題。

此外,一個公司的發展速度和質量取決於三方面,一是要趕上「風口」,把握行業的發展機遇;二是要有經營能力,要在發射衛星的關鍵節點抓住訂單;三是精細化管理提升生產效率。

航天宏圖曾在招股書里寫了公司是2017年國家政府機關唯一採購的遙感軟件。隨即便收到問詢,要求說明唯一性。「我們之前確實看到那裡面只有我們一家,其他幾個是地理信息軟件,但你不能簡單回答我就是唯一一家。」王宇翔說,這其實需要的是將採購方採購的軟件和自身的軟件進行詳細的對比,用客觀數據向審核人員說明。

王宇翔:登陸科創板,只是公司發展過程中重要的一大步。在此之前,航天宏圖經歷了6輪融資,每一輪融資都需要公司對自身的發展戰略、市場空間、組織結構、管理理念、研發體系重新進行一次梳理,修正和總結,並和投資人描述清楚企業未來發展的前景,而每次融資后,新的投資人帶給公司的也不僅僅是資金支持,更多的是新的戰略啟發、管理理念和發展思路。

而在當下,登陸科創板之後,除了需要考慮併購投資方面的問題,如何讓人才梯隊建設跟上企業發展,如何培養人才團隊等,均是王宇翔目前需要思考的。

NBD:遙感應用當下最大的機遇何在?

在海外,遙感技術已被應用到多個領域,比如從農業、氣象、海洋、應急減災到金融、期貨、保險領域。「美國一個(遙感)公司就是通過分析聖誕節期間沃爾瑪超市的停車場停車數量來反推你銷售額。」王宇翔表示,遙感就是一個對地觀測的手段,大家不需要認為它神秘,它未來的發展一定是取決於性價比。

NBD:創業初期國內遙感應用情況如何?

王宇翔:有效研發需要相應的人才匹配,截至2018年底,航天宏圖技術人員共913人,占公司員工總數的比例為80.37%。

不能為表面「高大上」做賠本生意

此外,在科創板上市之後,怎樣做好市值管理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話題。市值管理的根本是做好自己的主業和產品,創造更多的營收和利潤,那麼市場自然會給予公正的價格。

NBD:目前衛星遙感行業發展步入怎樣的階段?

為了激勵核心人員,航天宏圖早在2015年就拿出25%的股權,建立了持股平台,對創始團隊和核心人員進行了股權激勵。但當時的股權激勵卻帶來一個問題。因為創業初期大家都沒有很多資金,所以用很低的價格做第一次股權激勵,這也導致我們公司2015年股份支付6000多萬元,當年虧損4100多萬元,但實際上經營利潤是正的,這也導致後續幾年未進行過股權激勵。

NBD:目前公司研發費用一直高於行業水平,是什麼原因?

航天宏圖在開始研發國產遙感影像處理軟件之初,國內產業環境並不成熟,但通過專業的判斷,始終堅信衛星遙感應用產業未來會有良好發展前景,對企業來說,是國家重大戰略需求,也是未來有巨大經濟價值的產品,所以在企業發展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停止研發。

王宇翔:高科技企業面臨三個關鍵問題:一是研發創新投入高、周期長,但融資困難;二是細分領域專業性強,市場認知程度低、價值認同感差;三是核心技術人員缺乏有效的激勵手段。

NBD:航天宏圖創業經過了哪些挑戰?

畢業於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地圖與地理信息系統專業的王宇翔,不僅是公司第一個研發人員,也是公司第一個銷售員。在備戰科創板的上市過程中,針對申報稿受理后問詢回復的修改,王宇翔也在現場陪着團隊一起熬夜、打氣,遇到問題隨時反饋、決策。

作為一名典型的技術人員,王宇翔從中科院畢業后,便曾入選國家「萬人計劃」。2002年至2008年,先後在芬蘭諾瓦集團北京諾瓦、北京方正奧德兩家公司任技術總監。

一開始幾個夥伴一起研究,得到的外部支持很少。面臨的困難的就是發不出工資整晚都睡不着覺,但當時心裏一直有堅定的信念支撐,做成一個通用化工具供人使用。

王宇翔:隨着科創板企業數量不斷增加,未來科創板企業也會出現「兩極分化」的分層情況,這就需要企業更加精細化管理,提升利潤水平,在分層的過程中不要「掉隊」。

NBD:您當時為何選擇衛星遙感這個行業?

NBD:目前行業存在哪些挑戰?

航天宏圖的上市無疑為整個衛星遙感產業注入一劑「強心劑」。登陸科創板之後,王宇翔收到了很多同行的祝賀。但回顧其衝刺科創板的歷程,一些「坎坷」也歷歷在目。

2019年7月22日,肩負光榮與使命,首批25家科創板公司上市。航天宏圖位列其中,也成為了「遙感應用第一股」。近日,航天宏圖董事長王宇翔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簡稱NBD)的採訪,成為《專訪董事長·第一季》第四期主角。

王宇翔:隨着技術進步、成本下降,企業類客戶未來增長潛力巨大。對於企業類客戶,由於衛星遙感技術的進步,遙感數據時間、空間分辨率不斷提升,逐漸能夠滿足下游多元應用領域的需求。同時,相較於傳統地面測繪技術,衛星遙感在成本方面佔據巨大優勢,因此企業類客戶預計將成為新的增長點。

為什麼遙感衛星能知道答案?「遙感衛星就是給地球拍照。」王宇翔解釋道,而拍的照片有什麼用?以森林火災為例的話,便是可以發現火點,以及火點的移動方向。大森林里遮天蔽日,人在其中是渺小的,着起火來什麼都看不見,但是遙感衛星可以,遙感衛星特別適合解決大區域里的場景問題。

王宇翔:創業路上無坦途,我家裡的房子、汽車很多時候都是在抵押狀態。既然你要干這個事,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財產根本就不是個事兒。

NBD:科創板審核十分嚴格,在這個過程中您有哪些經驗?

與此同時,中國遙感衛星正進入爆發期,衛星發射量從2016年開始連續兩年增速達到100%。根據《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中長期發展規劃(2015~2025年)》,2019~2025年將有40餘顆遙感衛星發射,其中商業遙感衛星比重不斷上升。有資料顯示,融合了導航和遙感在內的相關產業年產值超2600億元。

從2019年4月12日被受理科創板申請,到2019年7月22日上市交易,作為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之一,航天宏圖用了101天時間。其間共經歷四輪反饋,89個問題,反饋回復累計用時35天。

上市后的科創板企業將會如何進行併購重組是人們關注的焦點。作為科創板首批上市公司之一,航天宏圖是否也會有併購的動作?王宇翔表示,成功登陸科創板之後,也需要謹慎使用每一筆資金,不能進行盲目擴張和併購,產生較大的投資失誤。

NBD:在衝刺科創板的過程中經歷了哪些挑戰?

王宇翔:在撰寫招股書的過程中,全網幾乎找不到一份公開的遙感行業研報,IPO團隊只能自己查行業資料,找國外行業的研報以及報道進行歸納、分析。我們在上市的過程中,確實是困難的,沒有參考的先例。

7月22日上午9點30分許,陸家嘴上海證券大廈,伴隨着一聲響亮的鑼聲科創板正式開市,航天宏圖和其他首批24家企業在歷經多輪篩選后正式踏上科創板之路。

NBD:企業發展需要怎樣的制度激勵和人才培養?

王宇翔舉例稱,比如說地震了,而你在外地,你是不是特別關心你家房子咋樣?如果這個時候衛星滿天飛,咔嚓咔嚓,你登陸我們的網站,我就能把你家房子給你拍一下,看有沒有受影響?「遙感未來或許可以讓你看見所買的食物,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生長出來的。」他補充道。

回首十多年前,遙感影像主要是國外衛星數據源,處理遙感影像工具基本上是國外軟件。研發一款中國人自己的遙感圖像處理軟件,是從中國科學院遙感相關專業畢業的王宇翔及創業夥伴們的原始動力。

而科創板的設立解決上述問題,給予科創企業更多活力,並將更多資本引入科技創新的賽道。通過創新性的股權激勵制度緩解企業成本壓力,讓企業更有勇氣和信心投入面向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的前瞻性領域。

希望以後更多的企業科研人員、大學共同去研發便捷的算法、設計更多服務場景下,未來,期待用遙感能像用電一樣便捷。

目前公司發展狀況,離我的目標還很遠,我覺得我們還要從零開始再好好乾10年。

NBD:對企業發展過程中的戰略是如何考量的?

今日关键词:权志龙看秀造型